粽子树

hello  树先生

音乐随身听:

©绘画:Georges Seurat

我曾以为我是世界上最奇怪的人,但我又觉得世界上有那么多的人,一定还有一些人跟我一样“奇特而不完美”。我总是幻想着有这样一个奇怪的人,她的脑海中也和我有着同样的看法。那么,如果你恰好读到这段话,跟我有一样的感受,我想告诉你,对的,我就是和你一样奇怪的人。

——Frida Kahlo(弗里达·卡洛)

微信公众号:每日意图

往日昔变

活着

边城诗社:

诗/隐山



生命但愿以自已的方式


独行在这个世上


歌者自恋歌喉


诗者割取时辰


世人做纯粹的信徒


旧年我来得很焦急


烧灼的木头忘了消失痕迹


证明我匆匆来过河岸


今年我离开得太迟


我咬牙嚼齿每个骨头都在憎恨


生命但愿以自已能避开


人世间的各种诡计


生命存在的时间虽说很长


也可说很短暂


这样的生命就用这样的尊严来维护


围拥冬天里的茫茫苍雪


茫茫使天地与哀曲相合


生命但愿与世人无罪...

空白

时光,你慢些走!

狗样人生:从《狗这一辈子》品读刘亮程散文

  

老人、狗、破屋三者就足以营造出一种荒废破败令人心酸的景象。老人与狗之间,似乎总存在着某种莫名其妙的暧昧联系。
 
 【WLOL按语】本来是想写一写刘亮程这位西部乡村作家的。刘亮程,对于非文学热爱者而言,无疑是一个陌生的名字,甚至连搜狗云输入法都不能自动匹配。按说曾几何时,他的作品也曾引起过文学界的轰动,被文学评论界广泛认为是“20世纪最后一个散文家”。即便如此,成名一时的刘亮程依然慢慢的淡出了人们的视野,淡出了如今日益喧嚣浮躁荡漾如三江之水的文学图书视界。 读过刘亮程文章的人,上到成名的所谓大师级作家,下到80后新锐写手,无不对其别具一格的...

空白

当你意识到某些事仅凭一腔热血或努力也不一定能够实现的时候,是否还能像出发时的那般洒脱?


大家都不约而同地举起手中的手机,朝着反方向的人群拍去,似乎能找寻到自己的身影。

街头

1 / 36

© xiao武 | Powered by LOFTER